他的才华让我们领悟到极度的思想格局不是唯一的, 胡菲德-隆戴夫先生徜徉在一个非常有形的,乃至有肉感的世界里。事实上,他向我们展示的就是一个自我奋斗的成果。Molly Mine,法国权威艺术杂志 AZART,2013 年

无题 -丙烯颜料绘画 - 2017年4月- 2米/1米
无题 -丙烯颜料绘画 - 2017年4月- 2米/1米


在诺曼底的的 乡味和儿时的记忆,汇集在他的大幅作品中广阔的空间里, 作品的色彩随着季节而变化,胡菲德-隆戴夫先生致力于绘画创作 的自由性。

 

他们是一群通过行为来表达的艺术家,对他们来说,生命就是活力和欲念。 Lleana Cornéa, 法国艺术杂志ARTENSION的艺术评论


 

在七十年代,一个叫做乔治-马修的画家创造了速度的美学,行动是身体语言和绘画的本质,自然的本质,无意识的本质的最佳结合。一切都是相连的。通过滴淋法,他向大家展示了新的空间的诞生,波洛克在跳舞。近几十年,这种形象艺术重新回到舞台,通过明确勾画物品和生命的轮廓,一些年轻的抽象派画家用他们的成就来表达一种逆反的力量,寻找艺术的平衡。战后,我们的世界失去了面目,战争破坏了外形的美感和身体的完整性。画家们不得不躲避在艺术的世界里探索,扭曲和拼凑。终于这位伟大的西班牙画家安东尼-塔皮埃斯给我们带来了一线曙光。五十年代后期,年轻的艺术家们对于抽象艺术的强迫发出肺腑之言。在法国,新现实主义家签署自由协约,乃至丢弃画笔。伊夫-克莱因出名于非物质世界,雷蒙德-海恩斯,雅各-威拉格勒,米莫-罗泰拉,佛朗索瓦-杜凡那,他们随意撕扯大众化的画报。这是一种占为己有的艺术。这种绘画现在受到威胁了吗?自从九十年代以来,各种研讨会和展示会试图抢救这门绘画。在法国,艺术已经成为一种国家的行为。两个法国区域艺术基金会的糖衣炮弹让我们敬而远之,他们支持无数的没有概念的作品。可是真正的绘画的生命力是非常顽强的。人们表达精神的不朽女神仍然存在。


 

在此,我们非常荣幸的支持这位充满激情的的年轻抽象艺术家。他传承了马蒂斯的生活的欢乐,乐于色彩的混合。继承了亨利米歇尔的现场发挥。在这些黑暗的时代,其中最优秀的年轻画家专注于绘画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的怪物,坟墓和视觉感应,他的绘画带给我们乐观和富有精力的春日色彩。

 

他对自己提出一个挑战,一天画一幅画,但是一个月只保留一幅画。他在不停的画。他感到自由,他带着力度和决心创作。他的艺术具有马拉美精神隐藏的含义。他的先辈,美国艺术家西·旺布利把他们集成在绘画创作之中。胡菲德隆戴夫是符合行动理念的艺术家,用细腻的普鲁斯特来抒发个人情绪。




他的佳作,没有什么可以理解,只需要我们获取,领会。他的画就像莫扎特的音乐一样颤动,因为一切都是和谐的。他的调皮的图形让我们看到我们想要看到的东西:酒神,风景,河流,不断变化和移动的自然。创造和不可复制,这不就是艺术家的使命吗?



舞动的线条在弯曲和激怒中形成小的红色,橙色或绿色的愤怒。春日般的青涩酸汁随时准备爆发。在他的灰色双联画里面,色彩的差异在不安的高压中沉积下来,伴随着无意识阴沉的形象,然后散开,软化和褪色,就像烟雾般逐渐消失。艺术家的绘画融汇了典雅的高尚和一个年轻的男高音的激情。一幅绘画就是一只独奏曲,乔治·马修在1973写到,动用一切心灵的力量来欢庆,以致忘记自我,进入第二种状态,让人心醉神迷,极度兴奋。